唐朝历史百科

广告

大唐帝王陵哪座风水最好?

2011-11-18 21:21:43 本文行家:梁迎春

中国古代的风水宝地,不同时期有不同的表述,但“藏风得水”,是每一块风水宝地的基本特征。风水风水,关键要有“水”,而且水的流向要曲曲折折,回首留情,不能直来直去,否则下贱无比;对周围的地势、山形,则要求“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即所谓“四灵说”。

献陵献陵


   
  献陵位于渭北高原上的徐木原(今陕西三原县境内)。徐木原在唐代,又称为万寿原,有的史料也称是白鹿原。徐木原属吕梁山的支脉北山山脉,属中国古代堪舆家眼里“三条大龙”里最重要的“北龙”中的一条支龙。但徐木原的海拔只有500米,与昭陵所在九嵕山的千米海拔相比,自然是没有气势的。不过,徐木原虽然地势平坦,视野还是相当开阔的,远望长安,心悦神怡。考古资料显示,献陵位于徐木原的正中,陵西侧4公里处有第11代孙武宗李炎的端陵,再往西6.5公里处有武宗李炎的长兄、唐敬宗李湛的庄陵。史载,献陵这块风水宝地,为太宗李世民卜选敲定的。
  中国古代的风水宝地,不同时期有不同的表述,但“藏风得水”,是每一块风水宝地的基本特征。风水风水,关键要有“水”,而且水的流向要曲曲折折,回首留情,不能直来直去,否则下贱无比;对周围的地势、山形,则要求“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即所谓“四灵说”。
  实地观察的方法是,“玄武低首,朱雀翔舞,青龙蜿蜒,白虎温驯”。对照此标准,李世民为李渊卜选的葬地徐木原并非是一块完美的万年吉壤,风水上的“缺点”明显。
  关中多宝地,但却多为前人所占。由于西汉帝王陵已将渭北高原靠近渭河、最得“水”的地方先占用了,所以,大唐帝王只能往汉陵以北的区域卜选,不然根据“葬者宜在国都之北”的原则,就没有位置了。在当时袁天罡、李淳风、杨筠松等风水大师的指点和探寻下,十八陵全部位于汉帝陵之北的第二道高原上。
  自乾县至蒲城,东西绵亘近300里。据陕西当地的考古专家考证,摸清了分布情况,自西而东依次为:高宗与武则天合葬的乾陵、僖宗李儇的靖陵、肃宗李亨的建陵、太宗李世民的昭陵、宣宗李忱的贞陵、德宗李适的崇陵、敬宗李湛的庄陵、武宗李炎的端陵,高祖李渊的献陵;庄陵、献陵一线以北自西而东为懿宗李漼的简陵、代宗李豫的元陵,文宗李
  昂的章陵、中宗李显的定陵、顺宗李诵的丰度、睿宗李旦的桥陵、宪宗李纯的景陵、穆宗李恒的光陵、玄宗李隆基的泰陵。
  从十八陵的分布情况来看,显得杂乱无章、位序混乱,如高宗李治与武则天的合葬陵乾陵,就曾受到指责,被认为乱了风水位序,在祖宗的头上“撒尿”,没有明清帝王陵那么讲究、严谨,唐陵多依帝王个人的喜爱、命运而定,讲究个性,这明显不符合之后越来越成熟、细腻的风水伦理。
  如果从中国古代的风水理论上来判断,十八陵中,风水最好的要数李世民的昭陵和位于武将山李亨的建陵,有泾河、泔河相绕。李治与武则天的乾陵,则呈女性特征,阴气太重,属风水宝地中的另类。
  大唐首陵与汉太上皇成“邻居”
  开国皇帝的陵寝,每朝都是很重视的,因为首陵的风水最为重要,荫佑子孙,可保龙脉不断,王气旺盛不泄。但大唐的首陵却是个例外,李渊的献陵比较简单,风水粗糙,这也成为后世指责李世民的理由之一。但大唐这座首陵里面却暗藏玄机,从选址到规制,李世民都应该是费了一番心思的,此举不是没有因由的。李世民为什么将父亲的万年兆域卜选在徐木原?据说,是李世民有意让李渊与刘邦的父亲做邻居。
  李世民时将自己与大汉王朝的开国皇帝刘邦相比,而刘邦的父亲叫刘惴,原来也曾被封为太上皇。刘惴的陵寝,书上记载叫“万年陵”,位于献陵东7.5公里处。既然都是太上皇,其历史地位是相当的,所以李世民将其父葬于万年陵西侧的徐木原上。
  但李世民在卜地时,还是多留一个心眼,将李渊的地位“抬高”了一点,徐木原海拔500米,而刘惴陵所在地为450米,从形势上看,矮了不少。
  也有史学家认为,葬徐木原与刘惴为邻,可能有李渊自己的意思。李渊死时是70岁,时当太上皇已有9年。在过去,人生七十古来稀,“玄武门兵变”时李渊61岁,也是高寿了,他生前肯定考虑过自己的后事。可见,徐木原的陵址,李渊生前至少应该是知道的。
  20世纪50年代,新中国考古专家曾在献陵前著名石刻石虎东侧发现了“武德十年九月十一日石匠小汤二记”的铭文,这里又有玄机。有学者认为,这是工匠当时误刻。但这理由站不住脚,如果真是误刻,那工匠还能活?不被砍头,也要受刑罚。另有学者认为,这是献陵在李渊在位时,至少生前即着手营建的证据。而且,从铭文中甚至可以推测,李渊是没有料到自己会被儿子赶下宝座的,工匠这才提前刻上了年号,所以才有“武德十年”的出现。而实际上,历史上的这一年史书是“贞观元年”,皇帝是李世民。但这行铭文为什么能留存下来,里面的玄机到底有多深,至今未解。
  唐帝陵的一大特征是“依山为陵”,开创了中国古代帝王陵寝的新规制。18座陵寝中有14座是这种类型。但作为首陵的献陵却是秦汉时期帝王陵旧有规制,平地起冢,“封土为陵”,呈覆斗状,这很特别。除了献陵外,敬宗李湛的庄陵、武宗李炎的端陵、僖宗李儇的靖陵,也是遵李渊的献陵规制而建。
  相对于“依山为陵”,封土为陵除气势较弱,欠雄伟外,造价也较低,防盗效果差。李世民为什么要这样处理?他的最充分理由是依李渊的遗诏,“其服轻重,悉从汉制,以日易月。园陵制度,务从俭约。”
  但西汉帝王陵的营造都是费了巨资的,封土很高,显出高大壮阔的气势,号称“山陵”。汉高祖刘邦的长陵封土堆高9丈,汉武帝刘彻的茂陵甚至高达14丈,而李渊的献陵史载只有6丈。既然李渊自己说“悉从汉制”,李世民为什么还要“缩水”?
  史载,在李渊死后,李世民迅速作出了反应,当即表示遵从父亲的遗诏,以刘邦的长陵为模本,厚葬父亲,为李渊营建一座豪华的陵寝。根据一般帝王的思维和古人厚尊死者的观念,李世民这样做是合乎封建礼制的。但当时有大臣提出反对,理由是,汉天子即位一年即考虑营建寿宫,像样的陵寝,最短的也花了10年时间,像茂陵,前后营建长达50年。
  所以,如果在短时间内,建造一座“汉版唐陵”有很大难度,而且不符合李渊生前“丧事从俭”的节约原则。
  反对李世民决定的代表人物是时为秘书监的大书法家虞世南,曾两次上书,表示献陵宜依古周制,封土三丈即可。李世民左右为难,便将此事拿到朝廷上,请宰相房玄龄等重臣复议。在群臣意见一致的情况下,李世民改变了厚葬的初衷,但三丈太矮了,决定仍遵汉制筑陵。
  不过,此“汉”非彼汉,而是东汉。与西汉相对,东汉的帝王陵要简单多了。东汉第一君、光武帝刘秀的原陵,封土堆高才6丈。献陵最后就是依原陵的规制建成的,此规制属折中方案。自动土,四个月后献陵即建成,葬下。速度之快,时间之短,颇少见。
  史书上记载的这段关于献陵规制争议,同样也有玄机。依我看,不过是李世民“薄葬”李渊的一个借口,有理由怀疑其是有意让虞世南、房玄龄挑头反对自己的。自古皇帝是金口玉言,话出口了,哪有轻易改变之理,何况在这么重大重要的工程上?
  后来为自己营建昭陵时兴师动众,开凿九嵕山,证明李世民当初葬父时不是“缺心眼”,而是多了一个心眼,把最好的一块风水宝地九嵕山留给了自己和皇后。而且,将“依山为陵”的规制放到建设自己的昭陵上,首创帝王陵寝新规制,政绩之外还可添一份历史贡献,李世民心里对此应该很清楚的。
  李世民在建好献陵地宫后,又以神道为主轴,在地面上为献陵筑起内外城,设有很大的陵园,有寝宫、献殿等地面建筑。内城方圆约一里,以青龙、朱雀、白虎、玄武命名四门。令人痛惜的是,大唐这座首陵却在唐后期农民起义中让农民军出于破坏李姓龙脉,发泄对大唐的不满,给焚毁了,具体时间是宪宗李恒执政的元和十年(公元815年)十一月。
  武则天在位时对唐朝的影响是相当巨大的。而她与丈夫、高宗李治的合葬墓乾陵,对国运的影响,堪舆家认为,也不可小视。乾陵陵址是风水专家选出来的
  乾陵位于今天乾县城北6公里的梁山上,距西安160里,与九嵕山、金粟山、嵯峨山、尧山等山脉遥相呼应。与昭陵陵址是李世民自选九嵕山不同,据说乾陵的择选是很专业的,由当时掌管大唐阴阳和天文历法的太史令李淳风敲定。唐时人才很多,在社会上宫廷中都很活跃,李淳风为中国古代著名的天文学家、数学家,世界上第一个测定的人,传世作品有《推背图》、《甲子元历》,《乙巳占》等。另外一位就是参与为李世民卜选宝地的袁天罡。袁天罡是占卜高手,与李淳风一样,预测没有不准的,是当时的神人。
  用今天的话来讲,他们都是当时的学术权威、社会精英。李治为李世民第九子,长孙皇后所生,因李承乾被废得位,于公元649年登基。当了皇帝后不久,根据惯例,李治就派袁、李二人“旅游”看风景去了,为他选风水宝地。
  据说,袁、李二人跑了不少地方。袁天罡来到关中后,一次于子时观天象,发现山间有一团紫气升起,直冲北斗。紫气出现是一种吉兆,顺着这团紫气,袁天罡找到了这块地方,并在地里埋了一枚铜钱作记。
  李淳风后来也找到了这个地方,但他从地理学的角度探求风水,发现梁山二峰东西相对,远观貌似女性的一双美乳;纵观全局,整个陵区所在就如一个熟睡之中的贵妇人,妙不可言,贵若天尊。李当时即以身影取子午,以碎石摆八卦,将定针插入算定的地方作记。
  李治得报后,便让舅舅长孙无忌前去察看,再作定夺。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长孙无忌寻到袁、李二人作记的地方时,惊得目瞪口呆,李淳风的定针正好插在袁天罡的方形铜钱眼中。
  袁天罡预言武姓女人将侵犯大唐
  乾陵所在的梁山因地貌酷似女性的一双美乳,当地人又称“奶头山”。此山近看奇伟,远观则低平,袁天罡认为阴气太重,弄不好李家的龙脉会让一个女人所伤,坏掉大唐的千秋好事。袁天罡的理由似乎很充分,梁山在九嵕山的西面,而大唐的龙脉在其东,他认为已葬入李世民的昭陵所在的九嵕山为大唐龙首。按堪舆术中的风水位序说和传统的“昭穆”葬制,儿子李治应该葬在老子的下首,从下方的金粟山、嵯峨山、尧山一带择选,现在一个妇人却“骑”在李姓男人的头上。
  从风水宝地的格局上讲,梁山东西两面环水,藏风聚气,秦始皇嬴政、汉武帝刘彻都曾钟情于梁山,不可谓不是风水宝地。当时的风水先生也都承认这一点,据说,梁山系从前周代龙脉之余韵,百姓人家择得此地,可保三代富贵发达,但对大唐来说,三代就太短了。而且,梁山所在风水与昭陵互不呼应,王气欠缺和谐,恐怕三代后国运受阻,因此打折。
  长孙无忌和李淳风称是万年吉壤,袁天罡的意思则是“葬不宜”,面对截然相反的说法,李治一时也拿不定注意。昭仪武则天听说后心中窃喜,袁天罡曾算过有武姓女人要侵犯大唐,据说李世民为此杀了不少武姓之人。
  更玄乎的是,袁当年曾给冒充男孩的武则天看过面相,称“若为女,当为天下主”。梁山风水格局不正好暗预她的命象?于是武则天力劝李治不要犹豫,听舅舅长孙无忌的话没错,梁山陵址就这么定下来了。袁天罡知道皇帝的金口玉言难再收回,当时长叹“代唐者,必武昭仪”,此后果然应验。
  命名“乾陵”压妇人阴气
  但对袁天罡的分析,长孙无忌心里也犯嘀咕,陵寝建成后想从名字上找点平衡。时有大臣建议陵名定为“承陵”,取承继父亲李世民昭陵龙脉之意。长孙无忌则根据梁山位于西北,易理上属“乾”特别建议叫“乾陵”。不是说梁山阴气重吗,乾属阳,为上;坤位下,属阴,卦义为顺——“阴阳相合定乾坤”,李治心中方释然,乾陵名定。很明显,上述民间关于乾陵择址上的传说是一种附会。仅以陵号来说,就不可信。实际上,乾陵的名称是根据李治死后的谥号而来,由武则天钦定。
  李治谥号“高宗天皇大圣大弘孝皇帝”。乾陵中的“乾”,取谥号中“天”之意;《周易》中,乾卦为“天”卦,各爻取龙为象。另外,武则天死后谥“则天顺(大)圣皇后”(“武则天”一名由此而来),也有一个“天”字,定名乾陵合正理。
  乾陵址实为武则天敲定
  宋代欧阳修、宋祁等编写的《新唐书》记载,公元684年,“山陵(乾陵)穿复必资徒役,率癯弊之众,兴数万之军,调发近畿,督扶稚老,铲山背石,驱以就功”。李治生于贞观二年(公元628年),弘道元年(公元683年)12月病死于东都洛阳,时年56岁。李治22岁那年当了皇帝,在位长达35年。如果真如民间所言即位不久就择定了梁山这块风水宝地,那也不会在死后由武则天来匆匆建陵,所以此陵址应为武则天挑选的。据记载,负责这项工程的“山陵史”是吏部尚书韦待价,为了赶工期,前后共动用了20余万劳力,昼天白夜干,300天后完成了主体工程。
  李治初继位是颇有一番雄心的,但他后来患了头晕症,“风眩头重,目不能视”,只好让聪明能干的武则天助理各项事务,权力欲极强的武则天借机控制朝政,形成朝中“二圣”局面。
  五代时官修的《旧唐书》记载,李治临终前留下遗嘱,“天地神若延吾一两月之命,得还长安,死亦无恨。”说了这话的当天夜里就死了,为了节省开支,遗诏就葬在东都洛阳附近,“陵园制度,务从节俭。军国大事有不决者,取天后(武则天)处分”。
  文明元年,即公元684年5月,武则天命睿宗李旦护李治梓棺回长安。同年8月葬入赶出来的乾陵内,并以铁水将地宫封死。之后,武则天又花费巨资,进行了20余年的大规模营造,增添了大量的附属建筑,
  武则天乱了后宫再乱风水
  武则天为何要把李治运回葬长安?时称是为了还李治死后回到李渊、李世民身边的心愿,但这样的解释太简单了。李治死后,实际上有不少朝臣反对武则天此举,如时在朝廷中供职、受到武则天青睐的文人陈子昂就建议将李治葬于东都。但武则天一意孤行,传说就是风水先生所谓的梁山风水利于女人的原因,这才将李治归葬在梁山上。但到底武则天当时的真实想法是什么,这就不得而知了,也已成了一道历史之谜。
  武则天本名武照,称帝后改为武曌,是中国历史上惟一正式有国号(“周”)、年号(先后有“光宅”、“永昌”、“神龙”等18个年号)的女皇帝。在这之前其实还有一位女皇,就是西汉时刘邦的皇后吕雉,但因为吕雉没有国号、年号,在位仅9年,所以史书编修时没有承认。
  客观上讲,武则天当皇帝并没有什么不妥,她很有作为,如重视人才,开创“科举”,就是她的一大政绩。可以说大唐的持续强盛、稳定,有这个女人的功劳。但武则天最大的问题是“乱”,这是为封建朝代所不能容忍的。
  一是性乱,在这本书前面的章节提到了,这里不再多说。再是“乱”了大唐风水。
  过去,风水先生认为她真正坏事的“乱”,是动了大唐的龙脉,坏在风水!除了上面说的择址在李世民的昭陵西侧,“风水位序”错乱外,还因为在李治入葬23年后,重启乾陵地宫一事。
  根据封建帝王丧葬规制,皇后先死,皇帝可以开启地宫归葬;而如果皇帝先死,则将地宫封死,以后别人再不得扰动,即“尊者先葬,卑者不宜动尊者而后葬入”,只能在陵附近择址另建。
  如清朝咸丰皇帝奕詝的皇后慈安、后来贵为大清老佛爷的慈禧,就是因为死于咸丰之后,未能归葬咸丰的定陵,而是择址另建。
  公元684年8月,李治葬入后用铁水把地宫封死,就是这原因。可“位卑”的武则天要“乱”就乱到底,“乱”到要害上,偏偏要掘开“归陵”。
  武则天执意“归陵”引出问题
  载初元年(公元690年),武则天废了睿宗、自己的儿子李旦,自称“圣神皇帝”,改国号“周”,定都洛阳。神龙元年(公元705年)正月,宰相张柬之等乘武则天病重发动政变,拥立李显复位,是为中宗。当年11月,当了16年皇帝的武则天病死于洛阳,终年82岁(也是中国古代帝王中少有的高寿皇帝之一)。她自知篡位罪过深重,临终遗嘱,“祔庙、归陵、令去帝号,称则天大(顺)圣皇后。”次年5月,由李显亲自护送梓棺回长安,三个月后与李治合葬乾陵。
  对于武则天留下的“归陵”遗嘱,在朝中引起了很大的争议。当时就认为“以卑动尊”会动了龙气,伤及大唐国运,武则天的遗嘱不妥,建议李显为大唐的长治久安考虑,在乾陵附近择吉地为武则天另建陵寝。而且,乾陵地宫已用铁水封死,再强行打开,将会破坏乾陵。
  但李显为了表示自己的孝心,还是命工匠掘开了通向乾陵地宫的埏道(墓道),满足了武则天“归陵”愿望。说来也怪,武则天这么一“归陵”,问题真出来了。虽然之后出现了玄宗李隆基在位时的“开元盛世”,但大唐的国运就此埋下了祸害,社会矛盾加深,风波不断。
  大唐王朝自公元618年李渊受隋禅,至公元907年最后一位皇帝昭宣帝李柷禅于梁王朱全忠,共传20帝,历289年,包括武则天称帝改国号“周”的16年时间。此后,中国历史上又进入了一个大分裂时期,即“五代十国”。
  武则天破坏大唐国运是伪说
  五代十国时期,中国帝王陵寝文化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中国盗墓史上危害最大的一个盗贼温韬即出现在这个时期。当时民间即有议论,李家陵寝的龙脉受伤,导致大唐国运衰败,矛头首先指向武则天的乾陵。上面提到,李治与武则天的乾陵位于李世民昭陵的西边,堪舆师认为昭陵系大唐龙脉中的龙首,位序上乾陵弄乱了风水;而让一个当过皇帝的女人骑在了大唐的“龙头”上,也不吉利;加之武则天遗嘱重新掘开乾陵地宫,再扰了一次龙脉,大唐国运就此被打了折。
  除了乾陵影响了大唐国运外,后期陵寝屡遭破坏,也让李家的风水宝地泄了王气,加速了大唐的灭亡。《旧唐书》记载,在德宗李适主政的兴元元年,即公元784年,“朱泚反易天常,盗窃名器,暴犯陵寝”。
  朱泚系凤翔陇右节度使,后反唐称帝,定国号“秦”,年号“应天”,其“暴犯陵寝”,据传是有意破坏李家的龙脉和王气。
  再到后来,唐帝陵竟然成了时人盗掘致富的目标。《资治通鉴》上有这样的记载,昭宗李晔乾宁二年(公元895年)发生“侵犯帝陵”事件;昭宗天复二年(公元902年),简陵遭盗。简陵是李晔父亲懿宗李漼的陵寝,于公元874年2月葬入,仅仅28年,还是其孙子(李晔第七子)在位时就遭盗掘了。真是一派悲凉。最后,除了乾陵外,唐帝陵全让破坏了,风水尽泄。
  真是乾陵坏了大唐国运?显然,如果这样认为是唯心的。李治与武则天的乾陵真有那么神么,让大唐国运受伤?如果说风水位序乱了,那李世民将他父亲、开国皇帝李渊的献陵选择在泾水之东(昭陵下首)又怎么解释?不是风水被破坏加速了大唐的衰败,而是大唐的衰败导致了帝陵遭盗,这才风水不好,根本原因是封建帝王和社会制度本身的缺陷造
  成的。实际上,风水又算何物?乾陵坏了大唐国运不过是附会之说!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梁迎春梁迎春,网名老狼,大连作家。原创文字至今约六七百万字,散见全国各地报纸、杂志、网刊等,征文多次获奖。连载系列作品:《老狼百病论治》《唐朝大解密》《走近鲁迅》《走进李白》《走进三国》《走进武则天》《中国古代色艺双绝的名妓》《老狼的写代生活》。邮箱:liangyingchun27@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