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历史百科

广告

唐朝三诗人的一次PK谁是赢家?

2012-01-04 15:12:02 本文行家:郑亚芹_子墨

旗亭画壁旗亭画壁唐朝诗人“旗亭画壁”的著名故事见于《酉阳杂俎》明抄本,其他版本中不见,有人称为明好事者为之,将这一著名故事依附于该书。而更多的人知道这则故事,是读了薛用弱的《集异记》。如果此故事见于《酉阳杂俎》非明人所为,那么薛与段到底谁是原创者呢?故事是这样的:开元中,王昌龄、高适、王之涣以诗齐名。尝游西陲,时天寒微雪,三子共诣旗亭小饮,有乐妓十数人会宴。昌龄等私相约曰:“我辈各擅诗名,每不自定

旗亭画壁旗亭画壁


旗亭画壁

 

唐朝诗人“旗亭画壁”的著名故事见于《酉阳杂俎》明抄本,其他版本中不见,有人称为明好事者为之,将这一著名故事依附于该书。而更多的人知道这则故事,是读了薛用弱的《集异记》。如果此故事见于《酉阳杂俎》非明人所为,那么薛与段到底谁是原创者呢?故事是这样的:

开元中,王昌龄、高适、王之涣以诗齐名。尝游西陲,时天寒微雪,三子共诣旗亭小饮,有乐妓十数人会宴。昌龄等私相约曰:“我辈各擅诗名,每不自定其甲乙,今者可以密观诸伶所讴,若诗人歌词之多者,则为优矣!”三人因避席隈映,拥炉以观焉。俄而一妓唱曰:“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昌龄则引手画壁曰:“一绝句。”寻又一妓唱曰:“开箧泪沾臆,见君前日书。夜台何寂寞,犹是子云居。”适则引手画壁曰:“一绝句。”又一妓唱曰:“奉帚平明金殿开,暂将团扇共徘徊,玉颜不及寒鸦色,犹带昭阳日影来。”昌龄笑而引手画壁曰:“二绝句。”之涣自以得名已久,因谓诸人曰:“此辈皆潦倒乐官,所唱皆巴人下里之词耳,岂阳春白雪之曲,俗物敢近哉!”因指诸妓中色最佳者曰:“待此子所唱,如非我诗,即终身不敢与子争衡矣;倘是我诗,子等当须列拜床下,奉吾为师。”须臾,妓踏舞歌曰:“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之涣即揶二子曰:“田舍奴,我岂妄哉!”因大谐笑。诸妓诣问,语其事,乃竞拜乞就筵席。三人从之,饮醉竟日。

唐玄宗开元年间,王昌龄、高适、王之涣三人以诗齐名,暮冬时节他们共游西域边陲。时天寒微雪,西域之景,玉树琼花,孤烟落日,美丽异常,此日傍晚,三人行至一处酒家,落脚过夜。

当时西域边陲总有诗人随军出征,酒家、客栈顺应潮流招聘了不少歌妓,增加了新项目,比如叫歌妓们在陪酒时吟唱诗人们的作品,以吸引从首都长安来的才子诗人们进来消费。这个酒家也不例外,王昌龄、高适、王之涣刚进去后,就看到侧厢房丽影隐约。三人在中堂坐下,呼酒点菜,随后酒保上得红泥小火炉,诗人们拥着火炉,一边喝酒,一边闲聊。高适建议大家回去后写一组西域旅行见闻的同题诗,一比高下,因为平时三个人谁都不服谁,都认为自己的诗写得最好。说罢,高适招手叫姑娘陪酒,但被王昌龄拦住:“不忙!何必等到写出新诗再比,不如我们现在就比试一下!”

“战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大漠穷秋塞草衰,孤城落日斗兵稀……”高适摇着脑袋吟道。

“又是《燕歌行》?!”王昌龄很不满地说道,“真是服了!”

“别着急嘛!你先说说怎么比试?”高适问。

“今天我们先不叫姑娘陪酒,而是看看她们吟唱的诗歌中有没有我们的作品;有的话,谁的作品最多,以此决定输赢!”王昌龄一回头,“你觉得如何?”他在问著名的酒鬼王之涣。

王之涣举杯说:“随便随便,能不能再要点酒?”

日暮时分,酒家中堂之上,除了三个诗人外又陆续进来一些打尖住店的客商和军人,于是这所地处边陲的小酒家很快就热闹起来。不一会儿,便有人吆喝着姑娘们出来助兴了。三个人相视一笑,转至侧厢房,悄悄地观看中堂里的情况。音乐声起,姑娘们陆续挑帘而出。虽已是冬天,但她们穿着暴露,丰胸微颤,眼神顾盼,很是妖娆,比长安平康坊的歌妓一点也不差,其中两个似乎还带有西域血统,高鼻深目,皮肤甚白。最前面的一名歌妓,随舞而唱:“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王昌龄窃笑道:“哈,我的《芙蓉楼送辛渐》!”随即在墙壁上写上:“一绝句”。

随后,又转出一歌妓:“开箧泪沾臆,见君前日书。夜台何寂寞,犹是子云居……”高适看了看一旁半迷糊状态的王之涣:“呵呵,唱的是我的《哭单父梁九少府》。”高适也在上面写了个“一绝句”。

第三个歌妓出场了,音乐声刚起,王昌龄就说道:“估计还是我的。”

果不其然,只见那歌妓唱道:“奉帚平明金殿开,暂将团扇共徘徊,玉颜不及寒鸦色,犹带昭阳日影来。”王昌龄的《长信怨》。他开怀地写上:“二绝句”。

这时候,王昌龄和高适把目光对准王之涣,后者此刻正拥着火炉,但酒已醒了一半。高适打趣道:“下一个歌妓马上就出来开唱了,你别太紧张哦,呵呵!”

王之涣并不搭理高适,而是凝望中堂,自言自语道:“唱你们诗歌的那几个姑娘,姿色、气质都甚为一般,所唱也不过是巴人下里之词,不是阳春白雪之曲,我的诗歌俗物哪敢接近!”说罢他起身指着诸歌妓中姿色、气质最佳者说:“若此女所唱不是我的诗,我终身再不与你二人争先!若是我的诗,你二人应在我面前拜倒,以我为师!”

不等王昌龄和高适说话,那最漂亮的歌妓已转至堂中,起舞弄歌:“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现在,我们可以想像当时王之涣的骄傲之情。在三人的笑声中,这边陲小酒家有了一种独具大唐风韵的光彩与生气。

在旗亭画壁的三诗人中,高适的仕途最为亨通,官至散骑常侍,封渤海县侯,是唐朝所有诗人中官位最高的;而王之涣呢,性格放荡不羁,除了写诗外,最喜击剑、喝酒,有豪侠之气,而一生不得志,曾长时间闲居在家,或旅行访友。从这个角度来看,也许他才是三人中最为纯粹的诗人。作为旗亭画壁的最后优胜者,作为一名职业诗人,王之涣作品不少,但流传至今的只有六首,其中最著名的是《登鹳雀楼》和《凉州词》。关于他的诗歌,有人认为散失于安史之乱;有人认为,是他为了追求身后的不朽而做出了一个冒险的举动:即把自己诗歌中最佳者,挑选出来六七首,然后将其他诗歌一举焚毁。作家格非在《凉州词》中曾作大胆推测,虽为小说之言,但也不失为一种可能。

三人中性格上最像诗人的是王之涣,而作品最好的其实还得算是王昌龄。很多人说王之涣的《凉州词》是唐诗七言绝句的压卷之作,这实在是夸大了,该诗其实并不如同题材的王昌龄的《从军行》:“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从军行》组诗一共七首,首首精彩:“烽火城西百尺楼,黄昏独坐海风秋。更吹羌笛关山月,无那金闺万里愁。”“琵琶起舞换新声,总是关山旧别情。撩乱边愁弹不尽,高高秋月下长城。”“大漠风尘日色昏,红旗半卷出辕门。前军夜战洮河北,已报生擒吐谷浑。”作为三人中的最佳者,王昌龄的结局最悲惨:在安史之乱中流离失所,最终被杀。

参考资料:
[1] [唐朝的黑夜]官方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839ad80100c8vo.html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郑亚芹_子墨郑亚芹,女,而立之年,笔名子墨舞蝶..文笔唯美秀气,含羞带露,用赤诚滚烫的文字,书写红尘万象,缠绵缱绻。任四家网站论坛版主,作品刊发于《燕赵晚报》、《大众阅读报》、《经济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