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历史百科

广告

唐宋名臣何以多贬于海南?

2012-02-09 18:11:12 本文行家:老蔡的菜园子

在海口市区与琼山市接壤处,有一座五公祠,被海南人亲切称之为“海南第一楼”,楼里供奉并祭祀着唐宋年间被贬海南的五位贤臣名相、忠义之士,他们是李德裕、李纲、赵鼎、胡铨和李光,除了李德裕之外,其余四人均为南宋高宗时期反对奸相秦桧议和,主张抗金的仁人志士,他们共同之点就是被主和派迫害而遭受贬谪。其中客死海南岛而魂归故里的只有李德裕和赵鼎两人。

名臣被贬海南名臣被贬海南

  海南行之五  唐宋名臣何以多贬于海南?

 

在海口市区与琼山市接壤处,有一座五公祠,被海南人亲切称之为“海南第一楼”,楼里供奉并祭祀着唐宋年间被贬海南的五位贤臣名相、忠义之士,他们是李德裕、李纲、赵鼎、胡铨和李光,除了李德裕之外,其余四人均为南宋高宗时期反对奸相秦桧议和,主张抗金的仁人志士,他们共同之点就是被主和派迫害而遭受贬谪。其中客死海南岛而魂归故里的只有李德裕和赵鼎两人。

 

李德裕,唐朝中期的著名政治家、诗人,在文宗和武宗期间两度为相,主政期间,重视边防,裁抑藩镇,巩固中央集权,缓解了唐朝内忧外患的政治局面,为大唐王朝中期一度中兴的回光返照立下汗马功劳。李德裕在军事上也有所建树,辅助武宗讨伐起兵兴乱的节度使刘缜,计将安出并连克五州,深受武宗宠信。在任期间,内平河北藩镇,强藩觫手;外破边境回纥,威震土蕃、南诏。

 

在历史上,李德裕与其父李吉甫为首的李党,与李宗闵及牛僧儒为首的“牛党”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政治斗争,前后延续40余年,后人称为“牛李党争”。后世史家认为,李党执政务实,功勋卓著,威震天下。而牛党碌碌无为,国势日弱。这就好比现代社会的执政党与在野党的残酷争斗,一方势起,一方必被削弱。待到宣宗继位,李党功高震主,牛党卷土重来,李德裕政治生涯终于走到了尽头,先是被贬荆南,次贬潮州,再贬崖州,即今海南省琼山区。

 

公元850年,在被贬崖州两年后,在忧愤之中,李德裕终死贬所,享年63岁。李德裕在琼期间,著书立说,奖善嫉恶,深受海南人民敬仰,生前代表作有《会昌一品集》、《左岸书城》、《次柳氏旧闻》等。李德裕还是唐朝中期一位著名诗人,其在贬所所作《登崖州城作》一诗,“独上高楼望帝京,鸟飞犹是半年程。青山似欲留人住,百匝千遭绕郡城。”诗文清新自然,情调悲怆沉郁,流露出其眷恋故国的深厚情思。

 

李纲,北宋末,南宋初期抗金名臣,诗人。熟知岳飞抗金历史的人们一定不会忘了这位一生主张北上抗金,恢复宋室江山的贤臣。早在靖康年间,李纲就在汴京组织军民击退金兵,后被投降派排斥,高宗即位后,曾被任命为宰相,力图改革弊政,可惜只有七十五天即再遭贬斥,一生数次旋起旋贬,最后被流放海南岛,直到建炎三年即1129年才获自由。李纲一生关心国事,一再上疏陈述主战政见,反对屈辱投降,是岳飞事业上坚定不移的支持者,可惜其政治主张与以代表投降派的高宗政见不和,终被弃用,一生郁郁不得志。

 

赵鼎,南宋政治家,词人。他力荐抗战派的岳飞、韩世忠等人,曾事钦宗和高宗两朝,官至尚书左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枢密使,极力主张抵御金兵,反对议和,遭到秦桧等人的打击迫害,被贬到海南岛的吉阳军中,赵鼎在海南仍不忘主战的政治主张,曾上书宋高宗“白首何归,帐余生之无几;丹心未泯,挚九死而不移。”坚强的意志让投降派的秦桧胆寒,加紧了对赵鼎的迫害,赵鼎以死抗争,绝食而死。死前,自书“身骑箕尾归天上,气作山河壮本朝”。大义凛然,彪炳春秋,为世人所钦仰。

 

胡铨,南宋贤臣,江西人,在枢密院编修任上,上书弹劾秦桧弄权误国,遭贬谪,一生中多半流放岭海,好在秦桧死于其前,后被诏为工部侍郎,胡铨对经史百家之学均有所得,而且通晓绘画艺术。一生推崇韩愈和欧阳修,主张文以传道。其文章卓然有正气,曾上书高宗,文中有“不与桧等共戴天,愿斩此三人之头,以及臣有赴东海而死耳,宁能处小朝廷求活耶?”其慷慨陈辞,气节高义,志士振奋,奸佞失色,千百年读其文仍让人为之动容。胡铨与赵鼎友善,惺惺相惜,有悼念赵鼎时所作的《哭赵鼎》一诗,“以身去国故求死,抗议犯颜今独难。阁下大书三姓在,海南惟见两翁还。一丘孤冢寄穷岛,千古高名屹泰山。天地只因悭一老,中原何日复三关?”。胡铨78岁卒于故里。

 

李光,南宋越州人,进士出身,官居县令、参知政事、资政学士等职,因极力反对秦桧而被贬海南,一生事徽、钦、高宗三代,李光也是在秦桧死后复得朝庭起用,李光不只反对秦桧,也是保守派代表,对于历史上的王安石变法也有着较为清醒的认识,反对尽逐元老。在金兵大举南侵时,曾义释溃兵。有意思的是李光一生反对秦桧,竟然被后来任相的吕颐浩、朱胜指责为桧党遭免,李光被贬琼州,是与秦桧奸党重要人物万俟罗阴怀怨望相关的(此人也是阴谋陷害岳飞的罪魁祸首),在海南八年间,李光论文考史,怡然自得,后又被奸党告发与胡铨诗赋倡和,讥讪朝政。年八十,卒于故里。

 

说起历史上被贬海南的最大牌人物,当属苏东坡无疑,苏氏一生中被贬无数次,都与其豪放旷达,仗义执言有关,其生平第一大祸事当属“乌台诗案”,北宋年间最有名的文字狱,新党人士借其诗句指责苏东坡讥谤新法,毁誉君父,告密者中有一人竟然是他的好友即历史上最为有名的科学家沈括,人性的恶之花实在让人讶异。但导致其被贬海南的真正原因却在于政治上的不合时宜,新党在位时,其指责所变之法不能惠民便民,而保守势力上台后,其却认为不过是“一丘之貉”,并多次向皇帝谏议,惹得新党和旧党都对其都不能容忍,而一贬再贬,苏东坡为他的放浪形骸付出了代价,终被贬儋州,即今海南。宋朝时,流放海南是仅次于满门抄斩的次重量级刑罚。

 

不过,苏东坡这个人比较有意思,不管到什么境地,其苦中作乐的本事纵观古今,当属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而且其无论是被贬何处,都能泽惠地方,所以苏东坡的旧闻逸事层出不穷,据传苏东坡在海南羁留了三年之久,当他得知当地人饮水困难时,开凿了俘粟泉和洗心泉,至今泉水甘甜清冽,泉上有苏东坡读书遗址,被后人改名为“东坡书院”。院内修祠,供东坡画像,又名苏东祠。苏东祠与五公祠相邻甚近,亭台楼阁连成一片,素有“琼台胜景”之称。

 

历史上对于犯事大臣多有唐宋贬谪海南,明清流放宁古塔的说法,唐宋名臣何以多贬海南呢?其实并不奇怪,在唐宋时,海南无论是叫儋州还是崖州,都是边远偏僻,蛮荒险峻之地,相比中原的富庶,这里戴罪立功的艰辛都令人谈之色变,加之琼州海峡在古代时就是一座无法逾越的天垫,风高浪急,流放者在统治阶层眼里,都是要冒着九死一生危险才能抵达的,从精神上消灭不了你,就从肉体上摧残,可见古代皇权的残酷,至于苏东坡这样的另类,苦亦乐,乐亦乐,那也叫统治阶层无计可施了。

 

另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纵观历朝历代,宋朝是对文人士大夫最宽厚包容的时代,据传宋太祖赵匡胤建国初期就曾立下国策,不擅杀文人士大夫,尤其是犯颜直谏的言官,所以除非大臣们有犯上作乱叛国的必杀之罪,一般是能保得住脑袋上吃饭的家伙的,宋朝的官员胆子都很大,敢于直疏国政,与此亦不无关系。而观宋之名臣,少有不几起几落的,至于欧阳修、王安石以及苏轼之类性情中人,你方唱罢我方登台,均数次三番沉浮于政治舞台,至于多次被贬谪,那更是家常便饭了。后来到了南宋,版图就只剩下了那一点点了,实为历史上最憋屈的朝代,海南已是南宋小朝廷所能抵达的最偏远地方了,如此一来,反倒成全了海南流放史上璀璨的名臣贤相了。

 

海南的历史,真是饶有趣味,海南人更有心,把这些曾经到过海南戍边的名人一网打尽,刻石为碑,生生留下了今人欲说还休的沧桑和历史无以复加的厚重感。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老蔡的菜园子老蔡的菜园子,70后,生长于汉水之滨,曾出版过《吹皱一池春水》《一个人的天堂》《如歌的行板》等书,算是对自己三十年来人生经历生活感悟的总结,兼有贩卖狗皮膏药之嫌。信奉梁宗岱先生的“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闲来喜欢体育运动,沉缅于中国古代野史研究。 青史风流,野史疯狂。正史并非你认为的那样无懈可击,野史也非你想像的那样一无是处,历史的蛛丝马迹或许隐藏在历代文人的笔端,真相或许就是这样在抽丝剥茧、寻幽探秘中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