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历史百科

广告

你知道武则天父母的传奇婚事吗?上

2012-02-14 11:53:57 本文行家:张玉兰_思文

一代女皇武则天集才貌、睿智、果敢于一身,她没有显赫的身世,母亲是个虔诚的佛教居士,父亲曾经是个小商贩,她从一个小小的宫女、妃子、皇后,乃至一代君王,她的传奇是对中国封建社会的挑衅与讽刺。这样一位出类拔萃的女政治家如果不是唐高祖李渊死缠烂打地坚持撮合武士彟和杨牡丹的婚事,就不会有武则天的存在,那段历史将会改写。武则天的父亲武士彟和母亲杨牡丹的婚事说起来实在有点话长。图片1武士彟的父亲武华,有四个儿子

一代女皇武则天集才貌、睿智、果敢于一身,她没有显赫的身世,母亲是个虔诚的佛教居士,父亲曾经是个小商贩,她从一个小小的宫女、妃子、皇后,乃至一代君王,她的传奇是对中国封建社会的挑衅与讽刺。这样一位出类拔萃的女政治家如果不是唐高祖李渊死缠烂打地坚持撮合武士和杨牡丹的婚事,就不会有武则天的存在,那段历史将会改写。

武则天的父亲武士和母亲杨牡丹的婚事说起来实在有点话长。

   

图片 1图片 1


     武士的父亲武华,有四个儿子,长子武士棱,次子武士逸,三子武士让。武士最小,九岁时母亲去世,这使他不得不自强自立。武华是个读书人,还当过郡丞,这对武士的影响不小。武华的大儿子武士棱性格温顺,是个甘心务农的蔫头。老二、老三应该也是农民,农忙时种地,农闲时帮父亲做木材生意。其中,老三有经商的才能。武华雄心很大,除了经商,还希望儿子能习文练武,进入官场,改变这种状况,在社会上提高武家的地位。但是,老大、老二、老三都没什么希望了,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老四身上了。

    武士从小就聪明,知书达理,博览群书。父亲武华年已古稀的时候,他为武士聘了小相里村相里氏的女儿为妻。同时要求四个儿子,要怀志立业,或务农,或经商,或求取功名,各奔前程。

    

     武士开始选择了经商。同武家合伙的许文宝,有一次高兴地对武士说:“眼下有一桩木材生意,可获大利。”武士似乎不热衷于此事,仍埋头读书。许文宝说:“你好像对做生意不大感兴趣,总喜欢读书,难道你打算当一辈子穷书生吗?”武士说:“做生意的确能赚钱,何况我家祖辈几代都经商。父亲本来也希望我们兄弟几个把木材生意继续做下去,现在他不这样想了。这正合我的心意。经商致富,但富而不贵。经商是下等行业,进不了官场,也难免受官府敲诈,兵匪欺凌。再说,经商只能引导人把目光盯在钱财上,而丧失大志,只有读书入仕途,才能大贵。就拿我们武家来说,做生意致了富,却没有作官的,被人说成是寒门庶族。以前国家不安宁,战乱不止,外敌入侵,任人杀掠,多少富家财尽人亡。幸好现在局势稳定,正是读书的好时机。我的志向是发奋读书,希望大贵,不求巨富。”许文宝觉得他的话有道理,便说:“好兄弟,原来你是个胸怀大志的人,今后我也要发奋读书,只怕永远赶不上你。你大富大贵之时可不要忘了咱们今日的旧交情。”武士鼓励他说:“孟子曰: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弗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父亲武华谢世,武士守孝三年,苦读史书,几年之后,声名远扬,以至于传到了朝廷皇帝的耳朵里。使得隋文帝对他竟然屡加辟召。

于是,武士仍然继续读书,没有应招进朝。

    仁寿初年,汉王(隋文帝第五子)杨谅做太原留守,亲自登门拜访他,邀他入仕途,这时他不好意思再推辞了,于是,随他来到仁寿宫。不巧的是文帝得病了没召见他,敕令武士暂住内侍省,每日协助做些公务杂事。当时宫廷中王公大臣之间明争暗斗,武士是汉王招来的人,当然说话办事处处护着文帝和汉王,得到观王杨雄,兵部尚书柳述等人的赏识,同时也引起宰相杨素的嫉恨,认为武士日后必然与自己作对。于是,杨素对杨雄等人说:“我观此人实有乱世之风骨。今天下太平,留下此人后患无穷,不如趁早除掉为好。”随即派人暗查他的背景和来历。有人偷偷把这话传给他。没过几天;忽见宫中戒备森严,文帝突然驾崩,杨勇(皇太子)赐死,接着传来汉王造反的消息,武士感到形势不妙,心中不安。正当杨素要抓他时,在杨雄等人的帮助下,武士半夜逃走了,他不敢回家,隐藏在山中一所古庙里,白天看书,夜访道人。过了一段时间,风声小了,他便乔装打扮,穿上道袍出外游山玩水,博览群书,直到杨素死后才公开露面,回到原籍,在家里研究兵法。大业七年,写成兵书30卷,取名《古今典要》。

    

   由于隋朝摇摇欲坠,各地不断爆发起义,除了百姓,还有地方富豪,因而,从朝廷到地方官员,百倍警惕。并州长史听说他在家研究兵书,谈论政事,派人监视他,并传出话要抓他。武士告别家人,到河北道总管府从军,数月后被任命为骑司参军。这时,还是隋朝的军队。

    大业九年(613),杨玄感(杨素的儿子)造反,兵围洛阳,欲攻长安。隋朝精兵保驾炀帝东征,守卫洛阳的多是老弱残兵,屡战屡败。东都留守樊子盖束手无策。当时武士正在洛阳,他纵观整个战场的形势,以下级身份求见樊子盖,慷慨陈词,分析局势,共商对策,肯定了杨玄感必败的原因,论述了东都可守的有利条件,鼓励他说:“四面围困,水泄不通,即使不战,也退不出;再说,如果怯战,把东都顺手让给叛军,那是莫大耻辱,贼兵若进城,隋之官兵也难免玉石俱焚。现在宁可决战而死,也不可丢失东都。”樊子盖听了十分敬佩。经过周密部署,巧妙用兵,终于克敌致胜,生擒杨玄感。

   

    炀帝闻听东都被叛军包围,立即从东征前线率兵赶往洛阳,到达东都之时,战局已经平息。炀帝大喜,论功行赏,授武士晋阳宫留守司铠参军,掌管军帐兵器。官职不高,也不是他所要追求的目标。这时,他结识了太原留守有着皇亲国戚身份的李渊。

    隋大业十一年(615)八月,炀帝巡游到山西雁门(今山西代县西北),突然遭到突厥始毕可汗的包围,几乎难以脱身。李渊奉命带兵到达太原,十七岁的李世民,也随父亲参加了这次军事防御行动。解围之后,隋朝命李渊继续镇守太原。武士有意结识了李渊,武士十分高兴,暗中庆幸自己总算遇上了官府中身份地位高的知己,尽量同他拉近关系。李渊曾多次到西河镇压历山飞领导的农民起义,经常途经文水,有时住在武士家中,受到热情款待,两人交情日深。义宁元年(617),李渊任太原留守,武士到太原留守府当了队正。不久,武士又升任留守府司铠参军。

 

此年,反隋农民起义遍于南北各地。头脑灵活,善于见机行事胸怀大志的武士意识到,面对这种形势,炀帝已无能为力,隋朝的垮台就在眼前。正好李渊又到他家留宿,武家设宴招待,武士频频斟酒,李渊开怀畅饮,说说笑笑,直至半夜。酒宴结束,家人散去,两人语多话长,国家大事,逸闻趣事,梦幻神游,无所不谈。武士不便直说让李渊起兵造反,于是编了个故事说:“我昨夜偶得一怪梦,梦见我随公乘马登天,伸出双手蒙住日月。我暗暗卜得此梦是个特大的祥瑞,如能化梦为现实,公当有天子福份了。”

李渊虽然身藏不露,但了解他的心思秉性与为人,也就毫不掩饰,有话直说,哈哈大笑道:“你何时学来阿谀奉承这一套了?我可从来没有这样想过。多亏是咱们两人闲扯,这话要是传出去,可就大祸临头了”。

武士一本正经地说:“如今百姓怨声载道,豪杰并起,朝廷无道,猜忌甚多。公虽属皇亲,也难免受到诽议?

 

武士经过一番试探,原来这位皇亲贵戚也对隋朝大失所望,当即向他呈上自己的兵书和刻好的谶语符瑞,李渊非常高兴。他大略翻了翻那厚厚的兵书,又用目光打量了一下武士,心里暗想,此人平时给他的印象机警灵活,办事干练,没想到竟然还深谙兵法,研究局势,对国家大事如此关心,他的见解正合自己的心意,由此成为心腹之交。李渊说:“能有你这样的朋友,是我一生的大幸。尚能将来,深识雅意,当同富贵耳。”

与此同时,精明干练的李世民也一面积极聚结力量,一面劝说父亲起兵反隋。还有晋阳令刘文静、晋阳宫监裴寂以及唐宪、唐俭、刘世龙等诸位官员,也都建议和支持他,留守府已自然而然形成一股以隋朝官吏为骨干的反隋势力。不过李渊处事沉着,表面依旧例行朝廷公务,暗中开始作起兵准备。尽管他叮咛大家要坚决保守秘密,小心谨慎,不要漏了风声。但李世民、长孙顺德、刘弘基等用留守李渊的名义,在太原府招兵买马。这事引起副留守王威与高君雅的怀疑和不满,这两人是隋炀帝派来监视李渊的,但由于武士出手大方,和他们也是朋友,他们不了解武士和李渊的关系,于是对武士说:“刘弘基等人都是征高丽的逃兵,罪行严重,我想把他们抓起来审问。”

 

武士镇静地说:“那怎么行呢?留守府长官李公是当朝皇亲,一贯忠于朝廷,刘弘基等都是李留守的贵客,他们招兵买马,和李世民招兵一样,都出于长官李留守的命令。你贸然抓他审问,不是等于同李留守过不去吗?或者说是同他作对,恐怕不大妥当。这事闹大了,引起一场内乱,皇上听你们的还是听李留守的?不如将计就计,省得惹麻烦。”

王威和高君雅听了后,不敢轻举妄动。他们的同伙、留守府司兵参军田德平说:“那也得让王威把招兵的事实查清楚。”武士说:“现在兵权都掌握在李留守手中,王威有多大本领,你不要多管闲事,否则后患无穷,最后还是自个儿倒霉。何苦呢!”田德平也就不再提此事了。

武士就这样巧妙地为李渊化解了一场危机,使得李渊能够从容地部署兵力,招兵买马,准备起事。

   

     同年五月,李渊和刘文静等设计杀掉王威和高君雅,组织了大将军府。秋天,以安定隋室的名义,祭旗誓众,在太原起兵,率三万人南下,向关中挺进,武士随军出发,任中郎将兼司铠参军,就是后勤部长。进军途中,武士频频立功,李渊赏赐不断。破吕州,授右光禄、正护大夫;克霍邑,拜寿阳县开国公;入长安,拜光禄大夫,赐宅一区,钱三百万,绸五千段。及李渊居隋大丞相之位,便任命他为礼部侍郎、黄门侍郎,改封太原郡开国公,增食邑至一千户,赐良马二百匹,粟二千石。就这样,武士就挤进了隋唐的上流社会。

    义宁二年(618)五月,李渊自立为帝,建立唐朝。宴庆之余,论功行赏,武士位列二等功臣。武德元年(618),拜上柱国金紫光禄大夫、散骑常侍兼检校并钺将军,赐田三百顷,奴婢三百人,彩物二万段,黄金五百斤,别食实封五百户。

   

    武德三年(620),加授工部尚书。武士修令典、振纲纪,十分称职。高祖非常满意,进封应国公,加实封八百户。封大司农卿武士棱为宣城县公,行台左丞武士逸为六安县公,并各赐食邑一千户。此后,武士又担任了检校右厢宿卫(皇宫宿卫将军)、判六尚书事等重要职务。

正当他青云直上,官运亨通,荣华富贵之时,不幸的事情发生了。他的夫人相里氏不幸得病去世了。家里孩子们还都小,自己忙于公务,不能照顾他们,所以心情特别沉重。

一天散朝后,武士与几位近臣陪同高祖到御花园散步,坐在小湖旁的亭廊叙旧情,高祖特意坐在武士身旁。大臣们不像在朝宫那样拘谨,说话语言也很随便,个个喜笑颜开,惟独武士情绪低落,少言寡语。高祖说:“朕在并州之时常往卿家,承蒙厚待。太原起兵,卿又鼎力相助;率军南下,卿一路护驾,功劳昭著。今朕让你一门三公,并赐卿免死一次,以报答昔日的布衣交情,也算兑现了朕当年对卿的承诺。从此,你们武家门第显贵,声望渐隆。日后,除竭力国事,卿也该俱家团圆,享受清福了。”意思是到了这个地步,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武士连忙解释了一番缘由。武士和相里氏结婚之后,两人感情很好。武士常年累月在外忙于公务,很少陪伴妻子,家庭的重担全部落在相里氏的肩上。妻子既要料理家务,赡养年老多病的父亲,又要抚养儿子。每次回家探望,看见妻子劳累的样子和多病的身体,更多了对她的同情和怜悯,也为自己不能为妻子承担家务而有些惭愧。离家时他对妻子说:“你为这个家吃了不少苦,还整日为我担惊受怕,这一切都是为了将来。等事业成功了,我一定要把你和孩子接到官府,一家人团团圆圆,你也就成了贵夫人。”相里氏盼望着丈夫能早日回来,他的话能早日实现。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张玉兰_思文1966年6月13日出生,籍贯:黑龙江省北安人。现住北京,自由撰稿人、文史研究者,作品先后发表在各类报刊杂志,2006年协助著名辽金史专家王德恒先生搞辽金西夏史研究和东北亚丝路,至今已经完成24个课题,文章发表在《知识就是力量》《内蒙古日报》《北方新报》《吉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