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历史百科

广告

唐太宗立李治为太子背后的真相

2016-04-05 12:14:07 本文行家:乃绿

贞观十七年唐太宗为了同时保住李承乾、李泰、李治这三个儿子,果断立了李治为太子。

唐太宗唐太宗



《旧唐书·李泰列传》:

太宗因谓侍臣曰:“承乾言亦是。我若立泰,便是储君之位可经求而得耳。泰立,承乾、晋王皆不存;晋王立,泰共承乾可无恙也。

《新唐书·李泰列传》:

帝曰:“是也,有如立泰,则副君可诡求而得。使泰也立,承乾、治俱死;治也立,泰、承乾可无它。

《册府元龟◎帝王部?英断》:

太宗因谓侍臣曰:“我若立泰,便是储宫之位可经求而得也。泰立,承乾、晋王皆不存;晋王立,泰与承乾可无恙也。

《册府元龟◎宗室部?谴让》:

太宗因谓侍臣曰:“我若立泰,便是储宫之位,可经营而得也。泰立, 承乾、晋王皆不存;晋王立,泰与承乾可无恙也。

《资治通鉴卷一百九十七》:

上谓侍臣曰:“我若立泰,则是太子之位可经营而得。自今太子失道,藩王窥伺者,皆两弃之,传诸子孙,永为后法。且泰立,则承乾与治皆不全;治立,则承乾与泰皆无恙矣。


各处史书上记载得非常明确,贞观十七年太子李承乾谋反失败后,唐太宗的最高指导思想就是如何能够同时保住李承乾、李泰、李治这三个儿子,至于这三个儿子之外的其他皇子,都不在唐太宗担心的范围之内。

不要觉得唐太宗偏心,要知道人心天生是偏左的,想要一碗水端平本来就是难事,唐太宗也不是阳光普照大地的圣人圣父,就只是个普通人,会有所偏心偏爱再正常不过。

不过光有李治当太子并不能让唐太宗彻底放下心来,毕竟新皇登基后,他的同胞兄弟处境是最危险的,西晋的齐王司马攸、隋朝的杨勇杨秀等人正是前车之鉴,所以唐太宗临终前为了以防万一,坚决不让李泰回京奔丧,以免被人趁机找借口加以处置。更甚至为了转移大家的视线,唐太宗还特地把宗室中排行仅次于荆王李元景的吴王李恪推出来当做替罪羊。

《资治通鉴》:

(贞观十七年十一月)敕选良家女以实东宫;癸巳(十七日),太子遣左庶子于志宁辞之。.....上疑太子仁弱,密谓长孙无忌曰:“.......吴王恪英果类我,我欲立之,何如?”.....上乃止。十二月,壬子(初六),上谓吴王恪曰:“父子虽至亲,及其有罪,则天下之法不可私也。汉已立昭帝,燕王旦不服,阴图不轨,霍光折简诛之。为人臣子,不要不戒!”

《册府元龟》◎帝王部·诫励:

(贞观十七年)十二月,帝谓吴王曰:“父之於子,恩爱是常。子能仁孝不骞,父亦恩情自重。若不顺其亲,数有罪恶,刑戮将及,何爱之有?昔汉武立昭帝,燕王旦嚣张不服,霍光遣一折简至,身死国除。为人臣不得不慎。”

《旧唐书·禇遂良列传》:

(贞观)二十三年,太宗寝疾,召遂良及长孙无忌入卧内,谓之曰:“卿等忠烈,简在朕心。昔汉武寄霍光,刘备托葛亮,朕之后事,一以委卿。太子仁孝,卿之所悉,必须尽诚辅佐,永保宗社。”又顾谓太子曰:“无忌、遂良在,国家之事,汝无忧矣。”仍命遂良草诏。

《册府元龟》◎刑法部 守法正直:

帝因泣谓侍臣曰:朕兄弟不多,荆王是朕长叔,吴王是朕兄,虽犯国经,欲就公等乞叔及兄姊等命。敦礼进曰:昔周公诛管蔡,汉景夷七国,至於孝昭之时,燕王盖主谋逆,皆正刑典,此乃前事不远,陛下岂可屈法申恩?乃从之。 


回想一下唐太宗立李治时的雷厉风行,在一干重臣面前以秀自杀为要挟,而反观欲立李恪时,唐太宗竟然只对一个最不可能赞成的人随口说了一句。而且从《资治通鉴》的史料上看,就算李治十一月十七日拒绝纳妾,唐太宗疑其仁弱并立马想到了李恪,但短短的十几天,十二月初六,唐太宗却反过来警告李恪不要学燕王刘旦,并说我已经帮你做准好了霍光。

更具讽刺意味的是,唐太宗居然在临终前还对着长孙无忌提到了霍光,这其中的奥妙,有些人是永远不愿去想,也不敢去深究的。所以唐高宗在处置李恪等人时为什么会有大臣特意提及燕王刘旦一事,也就很好理解了,因为他们不过是在遵从唐太宗的旨意办事。

当然,也有人声称唐太宗用燕王旦警告李恪是在“保护”李恪,在为李恪“好”,让李恪自己谨慎小心一些,不过这真的是唐太宗在为李恪好吗?

李恪作为亲王,无论是生活在什么时期,他的命都不掌握在他自己手里,而是掌握在皇帝手里。何况以李恪提名太子未果这件事,以及他敏感的庶长子身份,新皇登基后会发生什么事,以唐太宗的政治智慧不可能想不到。所以唐太宗要是真的在保护李恪,真的为李恪好,就不该是告诫李恪自己要谨言慎行一些,而是应该明确告诉未来的皇帝李治你要善待李恪。

也正因为明白这样的道理,汉高祖刘邦在改立刘如意失败后,特意留了封手诏给太子刘盈,告诉他一定要照顾好如意这个弟弟;唐太宗也反复强调过立李治就是为了让李承乾、李泰、李治这三个儿子能够同时活着——唐太宗既然能明确向自己的接班人李治表示日后一定要善待李承乾、李泰这两个哥哥,为什么不同样强调一下也要善待李恪呢?

所以唐太宗警告李恪,只是警告而已,和所谓的保护李恪无关,更不是在为李恪好。唐太宗若是真的为李恪好,就该告诉未来的皇帝一定要善待李恪。

还有人说警告云云也有记载是在贞观十一年的,但《资治通鉴》是编年体,在没有确切时间记载的事,司马光通常是很统筒把事情记载在一个大事件后面,而警告别学燕旦,《资治通鉴》里明确记载了是“十七年,十二月,壬子”。司马光与李恪无冤无仇,没理由去捏造一个日期来使得立李恪为太子变得可笑与不真实,所以这个日子就是唐太宗告诫李恪日子,何况《册府元龟》上也同样记载了此事发生在贞观十七年十二月。

综合对比一下上述史料,唐太宗为什么要提名李恪为太子也就一目了然了,就是为了让大家把目光从李治的同胞兄弟身上转移到李恪这个庶长子上。不过也许有人会觉得奇怪,就这么一个庶长子的身份,当真就有那么重要?那么庶长子这个辈分究竟有多少分量,看看唐高祖的庶长子荆王李元景就知道了。

《唐會要卷第九十食實封數》:

荊王元景。二千五百戶。武德九年十月八日敕。

《旧唐书·高祖诸子列传》:

荆王元景……贞观初,历迁雍州牧、右骁卫大将军。

唐太宗登基时李元景才几岁,对大唐更没有任何功劳可言,就这样,唐太宗一下子就给了他实封2500户的超高待遇(当时亲王实封一般600户到800户),后来又是雍州牧又是右骁卫大将军,就是因为李元景这个唐高祖的庶长子、宗室头号亲王的头衔太过扎眼,唐太宗必须予以一定的安抚。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唐高宗登基后,又进一步加封了荆王李元景与吴王李恪这两个宗室排前两号的人物分别为司徒与司空,虽然三公的头衔不过是个虚职,但也象征了唐高宗对宗室的安抚。

所以永徽四年高阳公主等人谋反时,为什么要推举荆王李元景上台,就是因为他这个唐高祖庶长子的身份是宗室之首,占了名分的先机,不然按照远近亲疏甚至才望来看,韩王李元嘉是高阳公主的驸马房遗爱弟弟的岳父,不仅关系更近,而且在宗室中更是才名远播比李元景好多了。高阳公主却压根没搭理跟自己关系更近且有着贤王之名的李元嘉,而是直接推了宗室之首的李元景上台,庶长子的名分有多重要,也由此可见一斑。



分享:
标签: 唐太宗 唐高宗 长孙无忌 李承乾 李泰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