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历史百科

广告

隋文帝与唐太宗伐木造舟的对比截然相反吗?

2012-03-24 14:03:34 本文行家:乃绿

隋文帝与唐太宗都曾在蜀地大举伐木造舟过,然而结局却大不相同:隋文帝是顺利完成了平陈的准备,而唐太宗的征辽准备却受到了干扰。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大唐船帆大唐船帆

 

 

忽然发现原来隋文帝与唐太宗都曾经在蜀地伐木造舟过,不过结局却是截然不同,无聊之余便做了一个对比,以飨读者。

蜀地物产丰饶,特别是都江堰修建以来便有着“天府之国”的美誉,而且因为蜀地居于长江上游,盛产木材,所以隋唐两朝往往造船和建筑什么的,都会从蜀地运出很多的巨型木材。所以从这一方面说,蜀地的劳役还是不轻的。然而有意思的是,隋文帝曾征发蜀地的百姓为水工以造船,为水师以巩固江防,为平陈做准备,蜀地的百姓是乖乖配合。结果到了唐太宗这里,“发民造船,役及山獠,雅、邛、眉三州獠反”,也就说为了造个船,连蜀地的少数民族都发动了,最后还搞得雅邛眉三州发生了叛乱。

这点就不太能理解了,明明《资治通鉴》上说了,唐太宗在蜀地伐木造舟的时候蜀地堪称是“百姓富庶”啊,又为何连个造船的劳役都不能忍受呢?更何况这样的劳役在隋朝的时候可没少干,隋文帝可不仅仅是征集蜀人造船,还征召他们去上战场;到了隋炀帝这里就更厉害了,不仅造龙舟还大兴土木,却为何不见蜀人反抗?而唐太宗不过是让他们造个船,就被逼得受不了要造反了?莫非蜀地的老百姓也是会看碟子下菜的,知道隋文帝刑法严峻,隋炀帝更加残暴,所以就算是已经被压迫得卖儿卖女民不聊生了,也不敢奋起反抗;然而却非常清楚地知道唐太宗是个会爱惜民力的好皇帝,所以才敢受了一点点委屈便大肆起义反抗?

其实蜀地的百姓为何会有这样截然不同的反应,原因已经在史书里写着了。

自李唐建立以来,蜀地就是唐朝的大后方,因为蜀地地形如盆,山川险固,魏晋南北朝以来“天下多乱,唯益州可免”,“隋末剑南独无寇盗”。所以蜀地未曾遭受大规模战争的破坏,得以保存了大量的人口与经济实力,为唐朝的统一战争提供强有力的支持。

然而俗话说得好,坐吃山也空。李靖等人在武德年间为唐朝立下汗马功劳的时候,得益于蜀地各种人力物力的支持。想想李靖在夔州大造船舰,招巴蜀人教习水战,后又依靠巴蜀之地的钱粮船只,发动士兵,大举击溃萧铣。而之前窦轨率巴蜀兵击王世充,之后李靖又带领巴蜀士兵越过南岭,连下九十六州,“岭南悉平”,无不是靠得蜀地的钱财兵力,蜀地百姓的负担不可谓不重。

所以贞观元年的时候高士廉被贬为益州长史,接手的蜀地虽然比不上关中江淮等地的满目疮痍,但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不仅“蜀土俗薄”,普通人家里若有重病的父母亲都不愿亲自照料,只将吃的挂在竿子上远远地喂给他们。就连原本引以为傲的都江堰的灌溉之利,也被豪强之家侵夺。而高士廉为了治蜀,一方面在都江堰的旧渠之外另开支渠,进一步扩大灌溉区域,使得蜀地“人以富饶”;另一方面“汲引辞人,以为文会,兼命儒生讲论经史,勉励后进”,让蜀地的教育事业重新发展起来。之后的长孙操、高履行等人在蜀地也并有善政,蜀地才算是渐渐缓过一口气来。

然而蜀地的另一个大问题便是境内少数民族众多,民族茅盾比较复杂,少数民族经常犯事。李唐建立的第二年,集州就有“獠民”起事;武德三年,开州少数民族的首领冉肇起兵攻陷通州、信州,最后被李靖击败。所以唐高祖对蜀地并不放心,认为“西蜀僻远,控接巴夷,厥土沃饶,山川遐旷”,只有“朝寄尤重”“是属懿亲”的李世民能够指望的上,于是令“太尉尚书令陕东道行台雍州牧左武候大将军使持节凉州总管上柱国秦王世民”,兼任起了益州道行台尚书令一职,任命窦轨为蜀地的实际主管。之后唐高祖又让李孝恭与李靖驻守信州,将巴蜀各地首领的子弟召到军中,量材授用,放在身边,名为擢举,实为人质。

一直到武德八年唐高祖传位唐太宗后,窦轨奏称“獠人”反叛,请求发兵镇压,唐太宗没答应,而是说:“獠人居深山,有时出来掠夺,相沿成习,不算反叛。地方官如果公平对待,自然相安无事,怎可轻动干戈,杀害他们,难道他们不是我的子民么?”从此蜀地的境内才算相对安定下来,各民族很少再有战事,很多外族部落都要求内附。

等到贞观二十二年唐太宗为了征高丽,令蜀地大举造舟,从诸獠都要服“半役”的情况来看,造船的规模还是比较大的,绝不下于隋文帝“造大舰名五牙,上起楼五层,高百余尺”的档次,也难怪蜀人的第一反应是“苦造船之役,或乞输直雇潭州人造船”,不想服劳役,而是想花钱雇人来造船了。

毕竟蜀地刚从李唐统一战争的重压中恢复过来,现在又要大服劳役,自然不会乐意。而且蜀人本来是打算出钱让潭州的人来造船的,结果搞到最后却是自己卖儿卖女卖田宅,都出不起这个钱。可见蜀地的“百姓富庶”很明显只是刚解决了温饱,才开始奔小康而已,如果富裕的程度已经相当高了的话,蜀人不至于连个雇人造船的费用都掏不起。所以到了最后蜀地是一时间物价飞涨,洞乱不安,普通的百姓是民不聊生,诸獠更不是肯吃苦的主,雅、邛、眉三州一下子就反了。最后唐太宗派军队平定了叛乱,又赦免了蜀人本答应付给潭州的船庸,这才平息了事情。

如此看来,隋文帝与唐太宗皆在蜀地伐木造舟过,结果却截然相反,原因归根结底还是在于蜀地自己本身。隋文帝造船的时机好,正值蜀地的状况不错,自然一切顺顺利利;而唐太宗就不太走运了,造船的时候蜀地刚刚恢复了元气,就又来劳役,连诸獠也要服“半役”,蜀地不反谁反?

分享:
标签: 唐太宗 隋文帝 蜀地 少数民族 经济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