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历史百科

广告

扬州八怪之一黄慎,他自称"瘿瓢子"

2018-12-06 15:42:42 本文行家:护肤品中心

扬州八怪之一黄慎,他自称"瘿瓢子"。有人说他怪,画怪、字号也怪。世上这么多好听字眼他不用。偏用"瘿瓢子"做号。什么缘故呢?黄慎第一次到扬州,还年轻,他在东关码头下船,迎面看见城门外街上有家裱画店,满墙满壁都是装裱宇画。他求学心切,就一脚跨进店堂看画。有位老师傅见他看仔细,就跟他拉呱。几句一谈,说到画艺上,老师傅讲:"扬州有句俗话:画好宇不好,如同好花伴烂草。"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黄慎心

 扬州八怪之一黄慎,他自称"瘿瓢子"。有人说他怪,画怪、字号也怪。世上这么多好听字眼他不用。偏用"瘿瓢子"做号。什么缘故呢?

  黄慎第一次到扬州,还年轻,他在东关码头下船,迎面看见城门外街上有家裱画店,满墙满壁都是装裱宇画。他求学心切,就一脚跨进店堂看画。有位老师傅见他看仔细,就跟他拉呱。几句一谈,说到画艺上,老师傅讲:"扬州有句俗话:画好宇不好,如同好花伴烂草。"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黄慎心里叽咕:我在老家福建宁化拜师学画,画儿能画几笔,字却拿不出手,这位老师傅讲有道理,干脆回去再练五年字再上扬州,想定了,连城门都没有进,掉脸就回家。所以,有人说,黄慎到扬州,总共两趟半,这次算半趟。


  练了五年字,黄慎第二趟来扬州。这一次他见到了当时在扬州着名画家石涛和尚。他递上画稿请石涛指教。谁知石涛看了一阵子,却不同他评画论字,一开口就要他给自己带来那幅画题一首诗,这下子黄慎傻了眼。他嘟哝了一阵,也没有吐出几个字。临了,石涛说:"你字画功底都不丑,但是要做一名好画家,不能吟诗作赋总不行。"最后石涛和尚叮嘱他五个宇:"功夫在诗外。”

  黄慎是个聪明人,哪能不懂石涛意思,对,干脆回去再钻研五年。行李一拎,这就又回去了。"满口话好说,满手事难做。要说钻劲,黄慎是首屈一指。他从小死了老子,是妈妈把他拉扯大,这在那个年头实在是苦熬唷!如今自己已经成人,还要多做点生活,也好奉养老母,哪有那么多空闲让自已钻研诗文呢?所以这一次黄慎回到家中,就有点不想上扬州了。

  黄慎妈妈见儿子有些泄气,就把黄慎叫到院子里,指着一棵树说:"你可晓梓树能做什么用?""晓哇,这棵树还是我小时候您让我栽,说是长大了能做琴。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