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历史百科

广告

闲话唐朝以貌选才的趣事

2011-10-29 09:40:55 本文行家:蕭家老大

唐朝是一个人才辈出的时代,可唐朝的选才标准却有点怪。唐时的《选举志》提出选拔人才的标准是:一曰身,即体貌丰伟;二曰言,即言辞辩正;三曰书,即楷法遒美;四曰判,即文理优长。这四条标准,第一是看长相,第二是看语言表达能力,第三是看书法,第四才是看文章。

状元状元


   
  闲话唐朝以貌选才的趣事
  唐朝是一个人才辈出的时代,可唐朝的选才标准却有点怪。唐时的《选举志》提出选拔人才的标准是:一曰身,即体貌丰伟;二曰言,即言辞辩正;三曰书,即楷法遒美;四曰判,即文理优长。这四条标准,第一是看长相,第二是看语言表达能力,第三是看书法,第四才是看文章。以这样的标准选人,一定会让一些有才而貌陋者落选。其实,这四条标准也确使一些有才无貌者吃了大亏。留下名句“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酿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的晚唐著名诗人罗隐,大概就属于这类吃亏者。
  据《南部新书》记载,罗隐虽然诗写得好,可其长相却相当困难,因此屡试不第。到底长相困难到何种程度呢?书中举出一例:斯时,罗隐诗之大名,不但在市井中流传,同时也传入闺阁之中。曾经当过宰相的郑畋,有个小女儿就非常喜欢罗隐的诗,甚至喜欢到了想嫁给他的程度。而郑畋却是宰相肚里能撑船,对女儿的天真想法,既不表示赞同,也不表示反对。而是在一次罗隐前来拜访时,让女儿隔着帘子观察自己的偶像。这次隔帘观察的结果,如同时下网恋的“见光死”一样,从此以后,郑小姐就不再读罗隐的诗了,更不要说想要嫁给他这一回事了。
  正因为罗隐貌陋如斯,以唐朝的选人标准,就难怪罗隐会屡试不第了。以这样的选人标准,我们也就能够理解,才华横溢而相貌丑陋的钟馗,为何会在殿试不中后,触柱身亡了。也就能够理解,何以诗圣杜甫也会屡举进士不第,可能就与诗圣的体貌不够丰伟有关。因为书中没有明确记载诗圣的体貌特征,只好在此妄言猜度了。
  以这样“四项基本原则”的标准选人,是不是唐朝的官员就应当个个俊朗、人人轩昂了?当然不是!从《新唐书》中可以知道,也有官员长相如鬼的。譬如,中唐时的卢杞就是这样相貌如鬼的人。据《新唐书.奸臣.卢杞传》记载:“杞有口才,体陋甚,鬼貌蓝色”,就是说,他不是一般的丑,而是甚丑,是面色靛蓝,貌似鬼魅的丑。这样一个人见人怕的人,按照唐朝的选举法,第一条就不合格,应该是没有当官的希望的。可卢杞是怎么能当上官的呢?原来,“老子英雄儿好汉”的思想,自古有之。祖上的功劳可以籍荫后人,于是就有了以荫为官的仕途。唐武宗时的宰相李德裕说:“朝廷的主要官员,必须由公卿子弟来担任。因为官员家的子弟从小就学着父辈的样子,看也看熟了朝廷之事和台阁礼仪,不用教而自成。那些寒门之士,纵然有出人之才,却没有机会熟悉和了解。所以,官家的子弟是不可以随便轻视的。”正因为有这一籍荫制度的庇护,丑鬼卢杞何愁无官可做?因为卢杞的祖父卢怀慎,是唐玄宗朝的宰相;而父亲卢弈,官至御史中丞,死于安史之乱,谥为贞烈。所以,作为烈士子女的卢杞,不仅做了官,而且还坐上了相位。最不可思议的是,唐德宗李适居然还极其欣赏这个相貌丑陋,一点也不符合唐代选官标准的卢杞。
  据《新唐书》记载,卢杞任虢州刺史时,“奏言虢有官豕三千为患”,唐德宗让他将这些为患百姓的“国营官猪”迁徙到沙苑去。而卢杞却说,那里的百姓也是陛下的百姓,还不如把猪吃了更方便。李适感叹道:“守虢而忧它州,宰相材也。”因此,皇帝不但下诏把官猪赏赐给了贫民,还有意要重用卢杞。“俄召为御史中丞,论奏无不合。逾年迁大夫,不阅旬,擢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见《新唐书.奸臣.卢杞传》)也就是说,卢杞只用了一年时间,就从虢州刺史变成了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即宰相)。
  卢杞当了宰相后,便露出了奸人本相,“既得志,险贼浸露,贤者妒,能者忌,小忤己,不傅死地不止。”。特别可恶的是,诋毁正直的户部侍郎杜佑,将其贬为苏州刺史;原宰相李揆素有雅望,卢杞怕他被皇帝重新起用,便遣其去与吐蕃会盟,致使李揆死在路上;最可恨的是,卢杞因为讨厌颜真卿的挺正敢言,在李希烈扯旗造反后,便让高龄的颜真卿代表朝廷去宣慰李希烈。结果,一代大书法家、大忠臣颜真卿终为叛军所害。
  在经济方面,卢杞积极推行“间架税”,搞得民怨沸腾、叛乱丛生,恨诽之声满天下。而唐德宗却看不到卢杞的这些恶行,直至因平乱有功,反被卢杞构陷的李怀光持强欲反,上书暴言卢杞罪恶并引起朝臣议论如沸后,李适才似有所悟,将卢杞贬为新洲司马。
  可没过多久,李适又要起用卢杞为刺史,还问宰相李勉:“众人皆说卢杞奸邪,我却不知,这是为何?”李勉回答:“天下皆知,而陛下独不知,此所以为奸邪也。”唐德宗打算任命卢杞为一大州刺史的决定,遭到了朝臣们的一致反对,就是龙颜大怒,朝臣们还是反对。不得己,德宗问李勉:“授杞小州可乎?”李勉的回答是:“陛下就是授卢杞一大州也不难,难的是如何应对四方的诽议。”由是,唐德宗只好让卢杞去做了澧州别驾,最后,卢杞就死在了澧州。卢杞死后,李适仍然对其念念不忘,拜其子卢之辅为左拾遗,并先后任杭、常、绛三州刺史。
  按照唐朝以貌取才的标准要求,这个鬼貌蓝色的卢杞,除了籍荫一说外,在唐德宗李适的眼里一定是一个体貌丰伟,怎么看怎么舒服的美男子。否则,就不会在自己被叛军打得到处乱跑时,还认为卢杞是堪用之才了。由此可见,识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不论是体貌丰伟,还是鬼貌蓝色,都是人的表象;而真正需要看清的,是人的本质。如果选才者自恃“聪明”,为被选者外表所惑,就很容易会像唐德宗李适那样,看人看走了眼。
  (全文完)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